猝死、自焚事件背后:饿了么骑手保险费有点蹊跷

《投资者网》侯书青

自2020年8月开始,饿了么的百亿补贴计划已进行了5个月,但从目前数据以及美团的反应来看,百亿补贴并未能呈现”拼多多式”的效果。2021年1月11日,饿了么骑手刘师傅因薪资纠纷,在配送点外点燃了身上的汽油。这已经是2021年以来饿了么外卖骑手第二次出现人身安全状况。不仅如此,同时出现的还有骑手保险费用、送餐时间紧张等问题。

1月17日,饿了么官方对骑手自焚事件作出回应,称已经支付了治疗及相关费用,并将对合作商展开调查。此外,饿了么在回应此前发生的骑手猝死事件时曾表示,今后平台上的猝死保障额将统一提升至60万元。但与此同时饿了么旗下的蜂鸟众包在其用户协议中,曾几次三番强调称,”骑手与平台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2020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其内容直指外卖平台不断”优化”的算法给骑手造成的巨大压力。4个月后,《投资者网》询问了北京地区的几位饿了么骑手,他们均称,目前的配送时间较去年9月更短了。除此之外,饿了么每天从骑手账户中扣除的”保险费用”,也被指出存在巨大水分。

综合对比美团与阿里巴巴的财报数据,《投资者网》发现,在百亿补贴计划开始一个月后,饿了么与美团外卖的收入差距仍在持续拉大。耐人寻味的是,美团曾紧跟饿了么的脚步上线了百亿补贴计划,但在仅5天后,该补贴计划便被下线。

一段”藕断丝连”的关系

2021年的一个月还没过完,饿了么就因为两起关于骑手的事件吸引了大量目光。在猝死事件中,饿了么告知其家属称,韩某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出于人道主义愿意为家属提供2000元。随后,饿了么称已着手制定提高骑手保险额度的计划,在计划制定完成之前的赔付金额上涨至60万元。

但两起事件的矛盾焦点不是是欠薪和猝死,而是: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是否存在劳动或雇佣关系?

在饿了么旗下众包平台蜂鸟众包的用户协议中,平台在协议”特别提醒”部分,对这一问题着重解释了两次。

在法律实务中,认定骑手与外卖平台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时,需要确认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实质性条件。

根据《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下称《通知》)第1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在饿了么2021年1月发生的两起事件中,争论的焦点常常集中在”受用人单位的管理”这一点上。有观点认为,既然骑手在迟到、送错单等情形下需要接受平台的罚款,则可以视为符合《通知》的第2点。

在目前可查的司法案例中,《投资者网》发现了一则与饿了么母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有关的民事判决书((2020)鄂01民终1206号)。原告饿了么骑手周某在送餐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事后周某申请了劳动仲裁,并要求上海拉扎斯支付双倍公司差额。

一审判决中,法院认定”平台对骑手的顾客满意度、投诉等问题进行管理,但此属于业务质效方面的管理,是企业基于经营而采取的必然措施,与劳动法中的用工管理有本质区别。”

但更早的一则类似案例,则指向了相反的结果。

在(2017)浙01民终7100号案件中,骑手赵某在配送过程中遇车祸不幸身亡。法院在判决结果中指出,平台虽未对赵某进行直接支配,但赵某仍是在平台的监督之下付出劳动获取报酬,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互联网平台直接或间接对劳动者实施一定程度的规范或指示,对’互联网+’背后的传统行业的经营均有所介入……直接认定不成立事实劳动关系未免有失公允。”

在翻阅若干案例后,《投资者网》发现,以2018年为分水岭,之后的案件中鲜少有法院认定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案例。

一份不明不白的保险

2020年9月8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文章指出,在日益”优化”的后台算法的推动下,骑手们每单的配送时间被一再压缩。这不仅给骑手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更为安全事故埋下了隐患。

文章发出后,饿了么率先回应称将会为用户提供一个”延长5分钟”的按钮,却对优化算法只字未提。

为了跟踪这一事件的进展,《投资者网》联系到了几位外卖骑手,希望他们能够回忆起文章发出前每单外卖的送单时间。几位骑手普遍表示:相较于文章发表之前,他们的配送时间非但没有变得宽裕,反而更加紧张了。

每单的配送时间相比4个月前,又短了5分钟。

为了保障骑手的安全,饿了么在骑手每天第一次接单时,会从骑手的账户中扣除3元的服务费,其中1.06元用于为骑士购买保险。饿了么在对上述猝死事件的回复中称,饿了么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交给骑手所属的人力资源商,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从猝死骑手妻子提供的保单截图来看,这份保险的保障责任包括65万元的意外伤害,5万元的意外医疗以及3万元的猝死。按骑手每天支付1.06元计算,这份保险一年的费用为386.9元。

《投资者网》在网上随意找到了某保险公众号提供的推荐表,表格中所有保险的年费价格均不超过300元,但其保障力度明显高于上述保险。值得注意的是,386.9元每年的保险费用,仅仅是骑手缴纳的部分,可能低于这份保险的实际费用,与同类产品相比这份保险的性价比并不高。

仅从常识来看,几份保险的保障额度相差不小,但为何更贵的保险,反而保障额度却更低呢?

一场成效不明的补贴

外卖行业的补贴大战随着美团市场份额的日渐增长而趋于缓和,根据Trustdata数据显示,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与饿了么在国内外卖市场的市占率总和高达98%,其中饿了么的市占率仅余31%,较2017年收购百度外卖时的54%大幅缩水。

2020年6月,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饿了么APP的月活用户数量为7661万,而美团外卖则为1.45亿。这一结果基本支持了Trustdata在2020年第一季度发布的市占率数据。

而目前美团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67%,是饿了么的两倍。经历了几年的扩张、洗牌,外卖市场已经变成了一个存量市场,美团依托对本地生活场景的全面覆盖,占据了相当的优势。同时,被阿里收编后的饿了么也不时有传闻称其在阿里内部受到排挤,在脉脉上与饿了么相关的讨论中,员工的职级何时能够对标阿里一直是较为热门的话题。

此外,阿里对饿了么人事架构的调整一直在进行着,目前饿了么的联合创始人仅剩两位,在多次变动之后,若干重要职位也早已不是”原班人马”。就在2020年9月初,CTO张雪峰也传出离职消息,这位技术大牛为饿了么的起势立下了汗马功劳。

为了追赶美团的步伐, 2020年8月末,饿了么发起了新一轮百亿补贴计划,并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不断升级服务、扩大补贴范围,从最初的24个城市扩张至130个,涵盖范围也从餐饮拓展到生活服务全品类。

造势虽猛,但从目前已知的数据看,百亿补贴计划目前并不足以改变饿了么与美团的相对劣势。

2020年10月,饿了么官方宣布其10月月活数量已经超越美团,若此消息属实,则意味着饿了么在4个月时间内,使自己的月活增长了近100%。而阿里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提到,饿了么在该季度的平均日付费会员数增长了45%。

但与此同时,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在第三季度收入为88.39亿元,仅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9%。。同期美团餐饮外卖服务的收入为206.93亿元,同比增长32%。若饿了么10月的月活数量能够超过美团,为何在收入方面却看不到可观的进步?

《投资者网》曾就相关情况向饿了么求证,但一直未获回复。

饿了么的百亿补贴至今仍在进行,相应的成效尚未见诸财报,这一营销举措对业绩的实际拉动作用,还有待观察。(思维财经出品)■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rangrosso.com/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